恋爱剧的革命 《德鲁纳酒店》滤掉陈渣提炼纯”糖”

  如果说韩国爱情剧有什么需要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韩剧。当有关爱情的各种浪漫唯美的故事排列组合,各式套路似乎都被用滥、用泛,韩剧爱情剧不再采用滥情的故事,而是把焦点转到了别的方向,用愈加奇绝险峻的想象与高设定更新着观看疲劳。最近大火的两部韩剧《春夜》和《德鲁纳酒店》均是如此,前者将视角投向“非典型恋爱”,已有谈婚论嫁对象的女主角,遇到了带着孩子的单身父亲,心动后越轨。奇幻爱情剧《德鲁纳酒店》(又名《月之酒店》)则以鬼怪+酒店的设定,一经开播便迅速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成为tvN今年首播收视率最高的韩国新剧。
恋爱剧的革命 《德鲁纳酒店》滤掉陈渣提炼纯"糖" 《德鲁纳酒店》海报

  如果说韩国爱情剧有什么需要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韩剧。当有关爱情的各种浪漫唯美的故事排列组合,各式套路似乎都被用滥、用泛,韩剧爱情剧不再采用滥情的故事,而是把焦点转到了别的方向,用愈加奇绝险峻的想象与高设定更新着观看疲劳。最近大火的两部韩剧《春夜》和《德鲁纳酒店》均是如此,前者将视角投向“非典型恋爱”,已有谈婚论嫁对象的女主角,遇到了带着孩子的单身父亲,心动后越轨。奇幻爱情剧《德鲁纳酒店》(又名《月之酒店》)则以鬼怪+酒店的设定,一经开播便迅速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成为tvN今年首播收视率最高的韩国新剧。

  人气演员IU李知恩[微博]主演,编剧是曾打造《主君的太阳》《我的女友是九尾狐》等“爆款”的洪氏姐妹,号称“出品必精品”的tvN。开播前便承载了观众的高期待,《德鲁纳酒店》也确实做到了“高开”,亮眼的开篇让其在豆瓣拿下了9.4分的高分。尽管评分现有所回落,但可称得上一句“好看”。这是一个堪称性别翻转版本的《鬼怪》的故事,IU李知恩饰演的酒店老板张满月,因犯下重罪而在漫长岁月里被束缚于此,接待鬼客治愈黄泉路上迷路的魂灵,拥有“不死之身”的她也在等属于自己的救赎;遇上了命中注定要相遇的人类:酒店经理人具灿成,他的出现让她生命停滞的时间似乎再次开始流淌,而两人的羁绊并不止这一世。前世的纠葛,今生的偿还,尽管套路却仍能“玩”得好看。

  说“好看”,其实可以有三种不同的含义。首先,即是字面意义上的“好看”。演员李知恩的高颜值,宛如在线演绎了一出“奇迹IU环游世界”的换装游戏,视觉系的观众的确可以一饱眼福。开篇酒店内一组长镜头,用墙上的照片影像化地展示了从古代一直“活”到现代不同时期的张满月,堪称是一部“朝鲜服饰嬗变编年史”。据粉丝的不完全统计,前两集里IU大约换了19套穿搭造型,饰品仅耳环就换了16款相搭配。炫技式的换装直接冲击着观众的眼球,也因此有了“二次追剧”的做法:第一遍正常倍速看剧情,第二遍看时用0.5倍速截图。

  精美的不仅是服化道,还有场景与特效。第二个“好看”指的则是视觉效果与镜头质感的华美。有着“把剧当作电影来拍”称号的tvN,不仅体现在每集70+分钟的时长之上,还有剧中流畅华丽的镜头使用。一个位于连通世间生死、阴阳的奇幻酒店,怎样通过可视化的方式取信于观众,这有赖于导演的想象力呈现与对细节的把控。隐于世的德鲁纳酒店只有在晚上才会显露真正的面貌,须臾之间砖瓦自行“增生”,拔地而起一座城市中的“天空之城”,内里更是别有洞天。推开门后是24小时不落的阳光与海滩,客房随住户需求“定制变换”,花瓶上的装饰蛇纹下一秒便可因人的妄念“活化”游走。

  制作方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爱情剧细腻的画面、醉人的风光和往常容易被忽略的日常性细节上。更吸引人的场景、更丰富的影像语言把韩剧对视觉影像美的追求提升到了更高的档位。如今的爱情剧充满丰富的细节,而不再只是靠单纯的感情戏和打动人心的台词。这种倾向正说明:过去那种直接爆发式的爱情剧感情叙事手法正向通过影像、背景、台词等间接传达感情的细节叙事手法转变。因此,这两种“好看”不能说是肤浅的“表”,而是一重适应于新媒体时代的评价维度。

  那么,“好看”的第三层含义呢?是落归到故事层面的传统意义上的“可看性强”。韩剧编剧常常以“学院派”的规整要求剧本创作,重视故事的结构、悬念与张力,即看重讲故事的方法。韩剧编剧清醒地认识到,“世界已不再是信息时代,而是能将信息串联起来创造故事,并借此诱惑、说服受众的时代”。不仅关乎传递一个怎样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如何讲述一个故事。所以,旧套路也可以翻出新意。

  对于《德鲁纳酒店》来说,“新”之处首先是故事的角色性别翻转,或者我们常说的“男女主拿错剧本”,看似简单的置换也能产生新的化学反应。在已经烂大街的“霸道总裁强制爱”剧本中,霸道、多金、从不解释的男主角,以各种借口将善良、天真的女主角留在身边,两人以契约关系开始,以恋爱关系结束。而《德鲁纳酒店》的“改写”则是性别附带的强弱、主导关系的翻转。

  拥有无尽孤寂生命的女社长,能力强悍,战斗力超群,性格冷淡,攻气十足。而男主角则是“白月光”设定的温柔与善良。第一次见面这位神秘的女社长“买断”了男主的“一生”,再次见面后多次上演“英雄救美”的桥段,这之间更是每一年生日都会送去月见花作为礼物。

  强弱关系的颠倒,让过去套路而扁平的人设因反差而变得饱满,在善恶维度之外看到了人的欲望与人性的复杂。女主角张满月因杀戮罪孽而被困于轮回里,她身上有着明显的瑕疵和弱点,她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去“钻制度的空子”,甚至可能是世俗定义的“恶人”,但她也有自己的伦理规矩和伦理底线。她不是过去“教化向”的“白莲花”或“傻白甜”,一些时刻的选择甚至是“暗黑向”的乖张,对于毫无悔改之意的凶手她可以直接干脆地“消灭灵魂”。口中说着狠戾的话眼中却也噙着悲悯,是因绝处不逢生,无从救己,所以她收起了自己的感情,成为一棵枯树。

  此时男主角则承担起救赎者的角色,他生性善良、就像是照进满月生命力的光。他不强势,甚至还有点“怂”,但正因如此,他才“适合”。如此互动,才能将广为诟病的“霸总”模式“提纯”,从男性主导变为女性主导,滤掉陈腐而落后的渣滓,提炼纯“糖”。老套路里那些“理所当然的漫不经心与骄傲”都被改写为“温柔以待”,用不够游刃有余去彰显出真心,这是“不油腻”的男孩子才能给予的“甜甜的恋爱”。

  一方面,这是打破观众对“老设定”厌倦的技巧——“新奇与否”是从大量同质同类作品中脱颖而出的有利条件。另一方面,这也是韩剧紧跟社会趋势的自我要求,当女性观众的社会位置与自我需求不断变化,即便是恋爱剧也要“革命”。如果说以鬼事讲人间、以诡诞吊胃口,是《德鲁纳酒店》“新”的表,那么“里”则是对于“好看”定义的丰富与更新。这种“美”,不止流于视效,更是观众对于爱情、人生幻想的引领,现实或许晦暗龃龉,那不妨先“梦”一场,梦境仍可以先积蓄面对人生的勇气。

(责编:v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