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难吗?难!那还要坚持吗?当然!  寒潮吓退了资本,却没有击垮真正想要扎根影视行业的创作者,有人说这是影视行业的“坏时代”,但也是创作者的“好时代”。正如第一期新国剧访谈录中,侯鸿亮所言,“行业正在为之前的错误买单”,这个“买单”的过程需要多久?或许没有人能明朗的答案。
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难吗?难!那还要坚持吗?当然!

  寒潮吓退了资本,却没有击垮真正想要扎根影视行业的创作者,有人说这是影视行业的“坏时代”,但也是创作者的“好时代”。正如第一期新国剧访谈录中,侯鸿亮所言,“行业正在为之前的错误买单”,这个“买单”的过程需要多久?或许没有人能明朗的答案。

  本期对谈嘉宾郭靖宇[微博],他以多年在行业各个领域内工作过的从业者身份来和大家分享自己的观察和心得,并给出了一些“过冬”建议。

  创作者没有了资本裹挟,但依然有很多作品播出受阻,题材限制越来越多,但好内容也在层出不穷。行业最缺少的人才是什么?如何才能合理避免高投资下的巨大风险?如何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做出好作品?本期新国剧访谈录或许能给出一些答案。

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QA问答:新国剧访谈录X郭靖宇

  娱理:去年之前,很多从业者都在抱怨资本的过度介入,在行业经历洗牌之后,创作者的创作环境依旧艰难吗?

  郭靖宇:确实是,资本都跑了,哪里还有被资本裹挟的艺术家?只有被资本抛弃的从业者。我个人从来没有抱怨过资本,没有资本进入,哪个行业都干不好,甚至没法干。但我也承认,过去有些资本乱来,如今搅局的走了是好事,这个时候希望国家继续支持我们,为行业引入更多良性资本。

  文化要大繁荣发展,这个大方向肯定错不了的,我们应该有真正的文化自信,应该是包容的,是百花齐放的。比如说前段时间盛传的翻拍剧被禁,我就从来没有相信过,经典名著包括武侠经典,不让翻拍怎么弘扬传统文化?名著之所以有翻拍的价值,就是因为它的经典性。

  雨果的《悲惨世界》被翻拍过上百次,话剧、歌剧、电影、电视都有,仍然经常获得国际大奖。总局限禁的应该是对经典的篡改,这个我支持,尤其是一些剧为了博取眼球的胡改乱改,决不允许!

  娱理:做了这么多年的导演,看到了行业的哪些问题?

  郭靖宇:我自己是导演出身,后来又做了编剧、监制,回过头来再看,我真的觉得编剧或者说“故事人”对作品最为重要,全行业应该给优秀的编剧更大、更自由的创作空间和生存空间。

  我自己是导演出身,我知道导演在工作中非常需要尊重,但实事求是,一部作品成功,首先是文学创作上的成功,导演应该尊重编剧给予的文学基础。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切不可本末倒置。

  娱理:改编内容的增加是否说明行业原创能力在下降?

  郭靖宇:改编对于很多编剧来说是条捷径,改编作品的成功会让他们尽快成为行业主流,但真正有本事的编剧肯定是更愿意原创的。我认识很多原创编剧,虽然写得很慢,但他们依旧在坚持,作品有观点有风骨,值得尊重。

  另外,如今改编剧多也可以理解,因为看一个原创剧很累,而且评价没有标准。有IP为基础的改编,毕竟可以在原著的打分及评论中判断出个大概,所以平台会支持改编。

  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原创能力下降了,只能说给原创作品和原创编剧的条件不够好。原创是行业的未来,是我们这些人的尊严,支持原创作品和原创编剧的公司,才是有前途的公司。拥有一个优秀的原创编剧,顶得上你储备十个大IP。

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娱理:近些年因为演员自身问题导致内容无法播出的情况较多,如何避免这类问题?

  郭靖宇:我的团队已经很多年没有用过大明星了,所以这件事我没有发言权。总局出台了一些政策来约束演员酬劳过、艺德不端等情况,是对的,是为行业良性发展的好政策。但同时我也呼吁,要保护企业,不要让影视成为高危行业。因为一两个演员的问题,一部戏就损失几个亿,真的就太可怕了,这种情况让人担忧

  我确实也遇到过这种事,一个好朋友当了半辈子编剧,自己写了一个挚爱的剧本,不舍得被拍砸了,狠下心来第一回当制片人,却因为主演出了问题,一下子变成了债主,欲哭无泪。

  娱理:生存艰难,要如何在现状中吸取经验?

  郭靖宇:行业里确实存在一些不自律的人,也做出了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作品,但真正优秀的同行还是大多数,他们正在为人民群众创作优秀的作品而呕心沥血,不应该受牵连,也更不能因为个别作品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扩大范围封杀。

  娱理:编剧如何在当下环境中去发挥自己的创作优势?

  郭靖宇:编剧一定要多创作,不要吝啬笔墨,你要相信好剧本一定是有买家的,好故事一定会受到市场和观众认可的。当然,现在我们这行确实不容易,很多作品用尽了心血,但播出后并没有让所有观众满意,这也正常。我的《娘道》就有很多批评的声音,我会吸取教训,听取善意的建议,不理恶意的攻击,继续创作

  编剧的优势就是提供新鲜的故事,任何故事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只要坚持写下去就对了,不能光听表扬你就写,有人批评你就吓得不敢写了。所有创作者,尤其是原创编剧都应该受到鼓励。

  年轻的编剧不要着急,慢慢去写,虽然市场竞争激烈,题材上也没有那么大的创新空间,但还是有脱颖而出的机会的。编剧的自我修养很重要,也需要不断的历练,要锻炼自己讲故事的本领,不能光埋怨主管部门、埋怨市场、埋怨投资人,被否定时要先想自己的努力够不够。

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娱理:从业多年,您觉得编剧和导演的话语权是否有变化?

  郭靖宇:是的,这个变化很明显,我刚刚入行的时候,这个行业绝对是导演中心制。随着行业的发展,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谁挣钱多,谁说了算”——这是我的制片人薛鑫的总结。

  有很多大腕儿演员挣得多,这个摄制组基本就他说了算,挣得多证明他在市场上的号召力大,他重要嘛。但实际上,我个人觉得还是编剧最重要。前面已经阐述过编剧的重要性,所以在我的摄制组里,一切以文学为第一,我也观察到现在整个行业里,编剧的话语权越来越重要。讲故事的人嘛,一个作品的源头,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好的。

  娱理:为什么会有很多导演都选择做监制?也有很多人在质疑这是否是一种圈钱行为?

  郭靖宇:别人的情况我不了解,我只给自己公司的戏做监制,而且多数给学生拍的戏做,至今为止还没挣过一分钱的监制费用。

  作为监制,我会全程参与,现在还在剪片子,已经持续3到4个月了,每周除了例会之外,都是在机房,熬夜熬得我老花眼越发严重。我做监制主要想对质量负责:学生拍得好,自然是他的成绩;拍得不好,我来承担责任。这也是扶持新人的一种办法吧。

  娱理:变革之下,内容的创作规律会有一定的调整吗?

  郭靖宇:我觉得创作规律始终没有变化过,只要是好故事一定会有喜欢的观众去看,不要追求别人拍什么你就拍什么。大家都知道《大江大河》《都挺好》做得很好,但是这是一个优秀团队长期储备、认真制作的结果,不是你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所以,静下心练功很重要

  娱理:给新入行的、还满怀憧憬的年轻人一些建议?

  郭靖宇:行业里的年轻人才还是有很多的,我今年就任了中国电视剧青年工作委员会的主任,开心地结识了大批青年才俊。

  我特别想对大家说,如果你热爱影视行业,你能在这个行业里撑得久些,艰难是暂时的,你撑得住,活得越久,越说明你了不起,无论风向怎么变化,只要你还在不断有作品,你便是行业的英雄。

  我本人从业二十五年来经历了许多,曾以为去年是最艰难的,过去就好了,但没想到,今年仍需逆风前行。我经常提醒自己要活下去,活得越久越强大,一直生存并战斗,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本期新国剧访谈录中,郭靖宇从导演、编剧、监制3个职业层面讲述了当下影视行业的现状和困局,同时也在找寻破局的希望,“活下去”是现阶段大家共同的目标。只有“活下去”之后才能再考虑内容上的发展,困难一直都在,真情实感的创作也不会被困难击退。

  下一期新国剧访谈录的嘉宾是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总裁赵依芳,她将从新公司如何应对行业动荡、以及内容创作的题材、方向上和大家分享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创意产业高风险,入行需要勇气,也要谨慎。

郭靖宇:生存并战斗 你就是行业里真正有本事的人

(责编:珞小嬜)